线路搜索
线路类型:
旅游天数:
价格范围:
关键字:
旅游资讯
不可思议的徽州
作者:章15956349006    文章来源:http://www.jixilxs.com    更新时间:2019-9-25    访问次数:44次
0


我们念叨着徽州啊徽州,可谁也改变不了「徽州」早已不复存在的事实。近现代的数次行政区划调整,把徽州六县搅得支支离离,过往的风华与骄傲被狠狠地掖进了历史的口袋里。如今再给那片土地寻找一个没有歧义的称谓谈何容易,我们只想继续唤着,徽州啊徽州。



徽州情结多起于青山碧水和粉墙黛瓦间残存的旧时光印迹,随着脚步的深入而在淳朴民风中蔓延,再由难忘的舌尖体验大肆滋长,最终被频频激起心中波澜的十万个瞬间丧心病狂地铺散开来,摇身变为一种迷恋。



记忆里有个地名,西溪南,地处徽州区西郊,顾名思义西边那道溪流以南的村庄。在家族相簿里翻出两张据说是1930年代拍摄于此的旧照,照片上一群毛头小孩在一位短裙与大腿平齐的民国范儿大姐姐的带领下排排站、排排坐,比电影《音乐之声》里的类似场景足足早了30年。照片中最不安分的孩子就是我奶奶。后来村庄没落了,十来岁的奶奶扛起棉被冲出了西溪南,却始终没有冲出徽州的土地,一辈子都留在了那里,开启了我与徽州的渊源。



于是,徽州成了我学生时代每逢假期必去的地方。犹记得新安江畔木棒捶打衣物的利落声响,那是洗衣人们独创的棒槌奏鸣曲。顺着气味寻得屯溪老街上刚刚出炉的梅干菜蟹壳酥、豆黄粿和“汪一挑”,填饱了肚子,便一窝蜂地跑去镇海桥的桥墩边捉迷藏。那时候对景区也没概念,印象中的黄山、齐云山,是寒假的暖身运动场,暑假的避暑小天堂。晃晃悠悠颠簸到西递、宏村、棠樾牌坊,只为与summer romances 撞个小满怀,坠个小情网。



我很享受自己对徽州保有的这点浅浅的认知,不想去深入了解她,甚至不愿去翻府志、县志,就怕打破她在我心中构建的感性氛围。

 

我只知道,徽州各县分别说着不同的方言,各方言间完全无法交流,有时反而得靠普通话来协助沟通;

我只知道,「徽菜」不是“安徽菜”,而是以绩溪菜为代表的徽州菜系,是我隔三差五念想的梦中佳肴;

我还知道,婺源的油菜花只是徽州油菜花胜景的一段小小预告,真正震撼人心的正片儿究竟是什么样,估计只有走遍皖南的人才能明白。


 

在徽州,除了呢喃着神秘语言的老百姓,也不难见到说话字正腔圆的“徽州通”。

 

我原以为在北方人的概念里,“江南”一词足以带过徽州和吴越,现在真心觉得自己短浅了。

 

 

最近一次去徽州,在客栈里遇到几个操着京腔的文化人。他们比土生土长的徽州人更了解徽州,更懂得与徽州人交流。他们嘴里噗噗地冒着我从没听过的徽州地名,他们能用满满一烟灰缸烟蒂的时间跟我聊一块木雕,一块歙砚,甚至一块豆腐。徽州的空气里确有种魔力,那样滔滔不绝的讲述,经过空气的过滤飘进我的耳朵里,竟只剩下“我迷恋这儿我迷恋这儿我二话不说迷恋着这儿……”。




 

反复地折回一片土地,不能总凭一个理由。

 

某次离开前我偶然发现,一直以来紧贴在一起的两栋建筑之间,其实夹有一条纤细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巷道,我来不及走进它,于是我敲定了下一次来徽州的时间;

某次离开前,我看到卖菜小贩推着板车的身影恰巧被刚刚射进巷道的一小束朝阳勾勒出了金边,于是我敲定了下一次来徽州的时间;

 

某次离开前,走在我前面的流浪者一个怔怔的回眸,涣散的眼神七零八落地刺穿了我的灵魂,于是我又莫名其妙地敲定了下一次来徽州的时间。





所以徽州真的给每一位即将离开的到访者准备了十万个能把他们召回的瞬间。每一个瞬间都有足够的力量,将一种淡淡的、和煦的情结,推拥成一股沸腾的、不可思议的迷恋,从此,再也难逃她的掌心。
 


欢迎来电咨询:15956349006(小章  微信同号)

 

上一篇 黄山迎来冬游期 门票索道票大优惠
下一篇 我的家在美丽的绩溪
All Rights Reserved.安徽绩溪涧洲旅行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信息:皖ICP备06013716号
联系电话:0563-8153456  8156998  8156598   8166460 传真:0563-8153456  联系地址:绩溪县龙川大道印潭路203号甲(和谐广场旁) 邮编:245300   网站管理入口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和新闻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 请及时提醒,我们会尽快处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豆瓣0